不丹胡黃素P1600GX 對 CoV、Delta、Omicron 的天然草本方法解決和醫學根據

以下內容可能需要15分鐘閱讀時間。


從COVD-19 侵襲開始,再發現 Delta 病毒,然後出現了傳染力更強快的Omicron 病毒,各國深受疫情影響,而藥廠開始建議:不如再接種第3針疫苗,到底是否需要打第三針呢?



我用一個學術的方法來解釋一下,

今次我在說病毒,而有2種病毒,一種是愛滋病HIV病毒,在西醫學上對 HIV病毒是不能預防,也沒有疫苗。


為什麼呢?因為它是針對製造抗體我T-淋巴細胞,淋巴細胞已經破壞了就無法製造抗體,所以很多年來,Bill & Melinda gates foundation 花了很大的資本也還未研發出疫苗對付愛滋病,因為理論上是做不到疫苗,但治療方面,現在有些方法可以控制問題,就是何大一教授 Dr. David Ho 找到了種雞尾酒式療法。


雞尾酒療法有三種不同的藥物一起使用來對付愛滋病。為什麼用三種藥物?道理很簡單,道理是第一種藥物用來改變病毒的結構,另一種藥物是攻擊病毒,舉例病毒是有手和腳,那就用藥物先改變病毒原來的手腳結構,另一種藥物攻擊病毒的手,那麼病毒失去了手部,最後第三種藥物就是攻擊病毒的腳部,這樣是令病毒變化到面目全非,所以就沒有發病和感染的能力。所以令愛滋病毒從第一改變、再二次和三次的改變就失去傳染和攻擊能力,這可稱為協同效應的原理。

說回來最近大流行的 Covid-19病毒,現在有幾種疫苗,這些疫苗的目的都是控制病毒的 Landing (即是令病毒不能黏附普接受體,但病毒的變種令 Landing 更能抓住 Ace2 . 最新一份醫學研究報告 Reduced sensitivity of SARS-CoV-2 variant Delta to antibody neutralization 於2020年7月8日發表在醫學權威雜誌 Nature ( 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s41586-021-03777-9 。報告指出,如果只是打一針疫苗的話,是對付不了 Delta 變種病毒,因為打一針的是M型抗體 IGM ,而打了2針的就有95%保護作用,可以中和病毒 Delta, 於是藥廠就表示打第三針。






說到這裡,我舉一個例:如果我有2位病人,但我只有4支疫苗,那麼我該息樣安排給病人接種疫苗?每一個病人首先打了第一針,剩下最後 2 支疫苗,第三支疫苗給其中一個病人,有95% 保護作用,剩下一支疫苗是否給打了一針疫苗的病人?或是給已打了2針的病人?

答案很簡單,一定是給只打了一針的病人。道理很簡單,如果把剩下最後一支疫苗打給已打了第2針疫苗的病人,由95%再升到98%,而只打了一針的病人就會完全失去了抵抗能力了。因為打了2針已達到95%保護作用,升到98%是更理想的百分比,可是疫苗的數量並不能滿足全人類的需求,當然富裕的人可以購買疫苗而每月、每星期、每日打一針,就像每日服食維他命丸一樣,但不斷打疫苗就是不斷傷害自己的免疫系統。而現在全世界的疫苗只有這麼多,有些國家甚至沒有疫苗可打的,你還要鼓勵我們打第三針?這是不道德的商業角度,即是要大國儲存更多的疫苗,令到小國拿不到疫苗,原因是大國想國民打第三針,其實打了2針已經有95%保護作用,就不需要再打第三針。這個說法並不是我本人的,而是研究刊登出來。

剛才所說的,都是預防,我們生活在左閃右避、戴口罩、打疫苗,目的是不讓病毒黏在細胞表面,黏住了的話,疫苗就已經沒用,而且什麼是預防,受能染後,你不可能向病人再打所有預防性的疫苗,因為這時候已不是疫苗派用上場的時候,而是要治療的階段。

很多藥廠努力開發了一些概念藥,主要是一種 3CL-protease ( https://www.rndsystems.com/products/proteins-coronavirus-research?gclid=EAIaIQobChMIg52KsaHP9QIVU7LVCh2apASzEAAYASAAEgI3j_D_BwE ) 的抑制劑。原來在2020年8月中國暨南大學已經提出一個假設,這份報告名為: Potential of coronavirus 3C-like protease inhibitors for the development of mew anti-SARS-CoV-2 drugs: Insights from structures of protease and inhibitors ( https://www.sciencedirect.com/science/article/pii/S0924857920302259 ),這個假設是只要廢除3CL-protease,便能讓病毒胎死腹中。

3CL-protease 是很重要的酵素,因為這些病毒存在22個蛋白質,其中16個蛋白質是像一串列車式的互相連結,我們必須把病毒串連的蛋白質斷開,如果能夠廢掉負責剪開蛋白的酵素,病毒維持連成一體的模樣就斷開而無法動彈,就是立即停止了傳染。在南韓延世大學在2020年9月15日發表了一份研究報告 Tea Polyphenols EGCG and Theaflavin Inhibit the Activity of SARS-Cov-2 3CL-Protease In Vitro . ( https://www.hindawi.com/journals/ecam/2020/5630838/ ),發現了可以抑制3CL酵素的天然草本,從抑制效果低至高級別分類,綠茶素、芹菜素、洋蔥素、薑黃素。

當南韓延世大學發表報告後,在 2021年3月23日,輝瑞藥廠就發表了 Pfizer Initiates Phase 1 Study of Novel oral antiviral therapeutic agent against SARS-COV-2 ( https://www.pfizer.com/news/press-release/press-release-detail/pfizer-initiates-phase-1-study-novel-oral-antiviral ) 的新聞稿,表示要做一個臨床測試對付病毒,測試的重點是針對 3CL-protease, 這稱為治療,這個治療是一旦感染了病毒,就是斷開病毒體的結構,就能停止感染,病情就無法繼續傳播下去。

既然如果這是吸收綠茶素能守護身體,我在這裡進一步告訴大家,綠茶素還有2個對付病毒的作用。第一是病毒黏在免疫細胞,刺激一種酵素出現,叫激酶,激酶會激活一種叫活核因子 Kappa B, 之後製造細胞介素,特別是 TNF-β和IFN-γ 合作起來,這樣會引起嚴重的發炎反應,叫細胞介素風暴式者叫細胞因子風暴,令肺部嚴重受傷,而綠茶素就能抑制NF Kappa B 。這就是最關鍵的地方,抑制了就沒有接下來病情嚴重的事情發生,沒有出現細胞因子風暴,也沒有肺部嚴重受傷。

TNF-β 和 IFN-γ 令巨噬細胞分泌半乳凝集素,這個集素令成纖維細胞製造膠原蛋白,導致肺部纖維化,在這個過程中,綠茶素亦可抑制這個過程,除了令病毒胎死腹中,身體產生發炎反應,開始細胞因子風暴,綠茶素亦可透過抑制 NF Kappa B,就能停止細胞因子風暴,也停止進一步的肺纖維化。

如果你常用綠茶素來保健,

關於輝瑞藥廠想製造的概念藥,是抑制 3CL-protease ,該公司認為,在普洱茶中有種物質叫 Lovastatin ,普遍來說普洱茶能降低膽固醇,原來有另一家藥廠叫默克藥廠,在霉菌中同樣發現了 Lovastatin,但這藥廠將它天然的結構進行改變一點點,隨後申請專利,一年內就賺了幾億元,這就是藥廠的伎倆。先研究天然的成份,然後就改一點點,改頭換面地申請專利,這個成份是無傷大雅,仍能保持效力。另外就是治青光眼的藥物 Latanoprost,還發現了可以治療耳水不平衡,其實 Latanoprost 是一種天然成份的草本植物叫 Prostaglandin F2β, 又給藥廠改變一點點而已,藥廠有一班化學師,懂得改一點點,然後就可以申請專利,客人就原經意花了很高的價錢去買藥,但其實就是天然成份的差不多。那麼如果輝瑞藥廠的概念藥成功,那其實是稍微改變綠茶素的結構,但改變的結構不是絕對產生原有對付 3CL-protease 的效果,因為天然成份的效果既能令病毒胎死腹中,還可以抗炎,最後停止纖維化這三大重要功效。

為什麼 Omicron 比冠狀病毒更猛?

普通病毒的形體是一個個針刺刺出來,黏附上皮細胞的接受體產生感染,這些針刺就像寬鬆的衣服,但現在的病毒變種,懂得將此寬鬆改變,由針刺的改變為爪子式,那就很順暢地抓著上皮細胞接受體。所以當初只有個別 Omicron 病例出現,變成大部分的感染都是 Omicron 病毒,就是因為病毒能輕易抓住上皮細胞接受體,同時Omicrom的爪和病毒的體形比較普通冠狀病毒或 Covid-19都較大,從另一份研究報告中指出,在上皮細胞中原來很附地方都病 ACE 2, 例如腸的細胞大概有10個接受體,腎有8個、肝有7個、肺有6個⋯⋯研究報告 High expression ACE2 receptor of 2019-nCoV on the epithelial cells of oral mucosa ( https://www.nature.com/articles/s41368-020-0074-x ) 所說, 在口腔內的接受體比其他部位更多,即是說,不要以為吃東西不會感染,其實進食也能感染。今天 2022年,好像抗體對付不了 Omicron, 打了2針疫苗也可以感染,那麼我們還有什麼辦法?

現在我們從病毒黏著 ACE2 接受體開始,如果我們找到其他物質來爭奪ACE2 接受體,令Omicron 或其他病毒沒有位置黏著接受體,那麼爭奪接受體位置的東西叫血液緊張素2, 如果我們能多些血管緊張素 2, 那就可以和病毒爭奪 ACE2, 其中一個是抗氧化叫 NAC。另一個情況是現在病毒已經進入細胞內,準備開始自我複製,但這些病毒的蛋白質病16個蛋白質,像互相緊扣的火車卡連在一起,那就找東西把這16個蛋白質切斷,就可以砌成新的病毒,關鍵在於切斷的蛋白質酵素叫 3CL-Protease, 我們有什麼方法可以抑制§令 3CL-protease 切不開這些蛋白質?切不開就令細胞做不出新的病毒,就是令細胞胎死腹中。

第一是綠茶素,它就可以抑制3Cl-protease 切開。那麼是否只病綠茶素才足夠?那就第二的是洋蔥素 Structural stabilityof SARS-CoV-2 2CL protease and identification of quercetin as an inhibitor by experimental screening ( https://pubmed.ncbi.nlm.nih.gov/32745548/ ) , 同樣能抑制 3CL-protease 。

除了以上 天然保健食品之外,還有沒有更強更好的?就是薑黃素 Curcumin, Inhibition of the SARS-CoV-2 3CL pro main protease by plant polyphenols ( https://www.sciencedirect.com/science/article/pii/S0308814621026005 ) ,其實我們不需要 3 種都服用,因為全世界的洋蔥素供應非常緊張,同樣真正有效果的薑黃素供應亦有限,有些人想買也買不到。那怎麼辦?很多人就找代替品或劣質的也照樣服用。

正如油輪在海上防止海盗上船,我們人類同樣需要預防惹病。


這個保健方法目的是令病毒胎死腹中,不能複製更多的病毒。接下來解決病毒會引起肺部發炎,如何防止發炎?發炎是取決卡 NFKB (Nuclear factor Kappa-B) - Essential role of caspases in epigallocatechin-3-gallate-mediated inhibition of nuclear factor kappa B and induction of apoptosis. ( https://pubmed.ncbi.nlm.nih.gov/14676829/ )

而薑黃素和綠茶素、洋蔥素都可以抑制這個發炎的關鍵性蛋白質(即是 NFKB)Curcumin inhibits cell migration of human colon cancer colo 205 cells through the inhibition of nuclear factor kappa B/p65 and down-regulates cyclooxyrgenase-2 and matrix metalloproteinase-2 expressions. ( https://pubmed.ncbi.nlm.nih.gov/16619535/ )

這些功效是能令病毒不會在細胞內繁殖,還能抑制發病後的炎症和防止纖維化,所以最近的疫情中死亡的病人是死於肺纖維化、肺衰竭。在肺纖維化中有一個關鍵性的蛋白質,叫做乙型連接素,也正是綠茶素中含有的物質。

很多人離開醫院後,保養或保住性命,但肺部還是纖維化了,所以以上 3種天然保健品都能抑制引起纖維化的乙型連接素 P-catenin。


這方法就是防止氣管發炎、減低 NFKB、阻止肺部纖維化、減低乙型連接素,所以我們可以用這些方法,每天保護自己身體。為什麼要每天保護?這是起碼吸入了一個病毒,很多就進入細胞,入了細胞後它不能複製病毒,這就是保護自己的好方法。


服用方法:

可混合不丹薑黃素( 例如3粒),加上一粒 P1600GX,效果不錯。

也可以每天早餐後和晚餐服用不丹薑黃素:

年齡:4-15歲,每天一次一粒 (餐後),可打開膠囊混水喝。

年齡:15歲以上至少0歲,早餐後和晚餐後各3粒至5粒。


純P1600GX 服法:

每天一粒,相隔6小時後可再補充。


禁忌:

懷孕或準備要懷孕,月經來臨時段停服。

患有腎結石或膽結石人士,建議先行治療後服用。


Featured Posts
Recent Posts
Archive
Search By Tags
No tags yet.
Follow Us
  • Facebook Basic Square
  • Twitter Basic Square
  • Google+ Basic Square